道理循环,修于行止。
希望能达到理想的生活状态。



all花all
其他cp见子lo圆形对撞森林
旧文移步子lo硅化木
可以去子lo正方形森林找作者的爱心归档=w=

感谢你的关注喜欢和评论
长期闭关修炼,找人大力私戳

星际 哨向 苍花 有少量竹马向策花

万雪行 字 寒辟 做什么都很中庸,平平淡淡随遇而安,在书墨一脉弟子里也只占了个端正第三,他本人也挺胸无大志,对事固然认真,没事做的时候就只看话本画本和花本,
命硬,他师父少明从华山回来,被只鹿勾着袖子拖到昏死的小孩面前,捡回去才有的万雪行

钟籍

苍盏炎

朔雪苍云 霜杯雪盏

少明 慢慢悠悠的一个人 干什么都不急

少明背着空药篓走在回谷路上,秦岭下了大雪,有一番万花谷里少见的风景,突然背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少明回头,原是只鹿。野鹿见了人也不躲,反而慢慢走来用脑袋蹭少明的手背,少明摸了摸它便欲继续走,鹿却咬住了他的袖子往一边扯,少明想把袖子扯回来,却反而被鹿带得差点绊倒摔一...

一日一乞丐喝酒,途径一片竹林,竹林茂盛,看上去是个适合醉酒睡觉的清静地,丐找了根合眼缘的竹子,于飒飒声里卧下,酒液尽倾。

睡醒之后不知已过几年,竹林皆已开花,丐看着他睡之前相中的那棵竹子,上手握了握,觉得粗细合心,青翠剔透,钟灵毓秀,宝光内蕴,顺手得很,于是乎本着不浪费的想法砍了这棵竹子,取一段做杖。

竹林开花虽美,却是衰败之相,这片竹林大概很快就要枯了,丐提着竹杖走远,行往另一处去了。酒都洒了,没酒不行,打酒去也。


万花于一片枯竹败花中醒来,他刚启了神智,还没有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,只能潜心修炼,吸收灵气精华,在岁月中慢慢被腐土掩埋。终有一天,他化笋破土,重见天日,竟正好...

长安坊市治安不错,经济繁荣,卫生还好,乞丐不多,对郭盖来说简直是个钟林毓秀得天独厚的好地方,即使是风雨欲来的如今,每个人面上都有丝惴惴,他面前搁的破碗里零零散散也有几个钱,酒楼茶馆的伙计也不曾赶人,有时甚至会扔点剩的给他,他也知恩图报帮他们打过几次闹事的。他两棒子打走循味而来的狗自己悠悠吃完,一头受伤的狗不愿就走,徘徊着对他低吠,郭盖一笑:“正好我还没吃饱,你是要留下来给我下酒?”那土狗似是听懂了危险意味,再叫几声便颠颠跑走了。
万花谷虽然隐逸闲散,也是股江湖势力,谷中更是卧虎藏龙,有许多曾搅动风云的人物,

赶尸花x赶尸花

死了之后我的世界是黑白的,所学所用并没有忘记。
真正清醒的时刻很短暂,每次被召起,都是在拼尽全力去厮杀,没有人过问过我的感受。我内心也总是有一些无奈的,却无法说出口,然而我每次站起来,冲杀得那么拼命,大抵也是想要赢的吧。

他跟在她身后来的时候,我一眼就看见了。

那是万花谷内弟子的服饰,玄衣墨袂,环佩琳琅,间以银饰。他走来时衣袂翩飞,恰似往岁有人落星湖畔行来时。

微风吹不动南疆的空气,我却好像看到紫色的花瓣纷纷扬扬,被记忆的狂风吹到更远更远的地方了。

她们寒暄着,我就看他。
一样的披散着的黑发,面色大概是不正常的青白,动作间没有丝毫活气,眸子远看似是同活着时一般黝亮,近了却发现根本没有瞳孔。

过...

参杂着不知名情绪的共进晚餐】

养啊养啊!苏大大请养我一辈子////!

定语后置:

投喂机油的苏沐秋x你,本来想写十题发现并没有动力写,文力渣渣。我是一条咸鱼了。不知道怎么艾特就屯在这儿好了。


你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房门,没有及时的点灯,漆黑一片的屋子被餐桌上的蜡烛照的暖融融的,随着桌椅碰撞的声音一同而来的是对方纤瘦却温暖的怀抱。
-今天沐橙没回来吗?
-嗯,她去同学家玩了。
-嗯。
长久的疲累让你有些昏昏欲睡,他牵着你的手替你拉开椅子安置好你,眉眼间是略带不自在的拘谨和期待。
-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,觉得怎么样?
-这一套沐橙教你的吧…
你戳戳点点花瓶里的玫瑰,嗤笑了一声。
-虽然是她教的,但我也有用心准备啊!
……你沉默着...

©闲阁秋 | Powered by LOFTER